欢迎进入xxx新闻网
新闻热线:0273-56933412
您现在的位置: 泰安新闻在线 > 科技创新 >

疫情后旅游业停摆,他在抖音直播带网友赏普陀

  ?往年的大年初一,是代帅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刻之一。作为一名普陀山的地接导游,从大年初一开始,普陀山就迎来了旅游旺季,为了迎接客人,代帅按照惯例,把年夜饭的聚餐时间改至了除夕前夜。

  然而今年春节,一场疫情的突袭,暂停了所有旅游团的出行。大年初一,普陀山封山,往日人声鼎沸的普陀山,突然像失声般安静了下来。

  和旅游团一起暂停的,是和代帅一样成百上千个导游的收入。

  一开始,代帅的心态很好。“相比一些需要付出成本的实体店和旅行社,导游只是暂时失去了主要的收入来源,什么时候旅游业重启了,我们再加入进去就行。”

  可等待重启的时间,从一个月变成了3个月,又变成了4个月、5个月甚至6个月。面对生活的压力,越来越多导游撑不住了,纷纷转行。有去工地做体力活的,有当外卖员、快递员的,还有去餐厅当传菜员的。

  “导游这个职业专业性太强,技能在其他行业几乎用不上。”代帅说,身边很多人都只能去做体力活维持生计。代帅却没有转行,他在普陀山做了8年导游,对这个职业仍有热爱。这次疫情,给了他时间停下来为自己充电。

  代帅获得“十佳导游”奖状

  “云旅游” 是怎样一种体验?

  “导游这个职业需要终身学习,趁这段时间,我想让自己沉淀下来多学习点知识,便于以后输出作品。”

  去年10月起,代帅开始在抖音上发布短视频,介绍普陀山的历史文化和人文风光,到现在已经积累了29万多粉丝。也是这个机会,让他开始自学摄影摄像,试图让更多人了解普陀山,喜欢普陀山。

  疫情期间,暂时失业的他给自己制定了学习计划:每天早上7点起床看书学习,深挖普陀山的历史文化故事,学习领悟禅宗哲思,每天至少学习10小时。不看书的时候,他就出门拍普陀山的风景照和短视频,回家后分享给粉丝们。

  3月初的某天,普陀山景区的工作人员在抖音上看见了代帅的短视频,便向他伸出了橄榄枝:邀请代帅进入景区带网友“云旅游”,为那些因疫情取消普陀山行程的游客们直播。

  “很多人原本有来普陀山旅游的计划,因为疫情来不了,就只能通过直播的形式看看想去而不能去的地方,找到一些慰藉。”代帅说,直播也倒逼着他去学习更多旅游知识,锻炼表达解说能力。

  从3月到现在,代帅的每场直播平均有1、2千人观看,人数最多的一场同时有5、6千人在线,累计观看人数近3万人。

  “线上直播和线下带团最大的不同是,线上可以同时带几千人云旅游。观众通过直播间想得到的是风景和故事,而线下带团时客人的需求更多是引路、吃住安排等服务。”

  为了给观众提供更好的体验,代帅每场直播前都会做好充足的知识储备。他给自己的直播间准备了3个主题:

  第一类是普陀山的风光欣赏。他通常会带一个手机稳定器边走边拍,到了风景好的地方,就把手机固定在一处让网友透过镜头欣赏人间第一景——普陀山的5A级风光。为此,他还专门学习了摄影构图。

  第二类主题是介绍每个景点的历史传承故事,这些故事都是代帅从普陀山相关的书籍上看到的。

  第三类主题是聊人生感悟,这一类话题在去往景点的过程中说得比较多。由于普陀山是一个远离都市尘嚣的清净之地,对那里感兴趣的人往往也对禅宗哲学感兴趣。

  为推动地方旅游尽绵薄之力

  虽然代帅一直在学习新知识,但一周3场的直播频率还是很快就把他近乎“掏空”。最近,他停止了一段时间直播,在家学习补充新知识,为了下一场直播,能给粉丝提供新鲜知识。

  “有些粉丝从我的第一场直播起,每场都来看我。但我也要学习新内容,如果每天都讲重复的内容不太好。”

  疫情期间,直播间的粉丝打赏成了代帅唯一的收入来源,这笔钱每个月大概有几千元,能维持代帅在舟山的基本生活。“我做直播的初衷并不是为了粉丝打赏,而是觉得直播可以督促我多学习,也可以为宣传普陀山景点尽一点绵薄之力。”

  代帅和朋友直播中

  代帅开始在抖音上做直播后,越来越多媒体注意到他。

  前段时间,舟山旅游电视台找代帅做了一期专访,中国旅游网也报道过他两次。越来越多旅游景区开始意识到,“线上云旅游”也许是特殊时期宣传旅游景区的一种有效方式。

  “前阵子舟山的文化旅游局也联系了我,他们想找我一起线上宣传普陀山,目前正在着手推进中。”

  与此同时,随着近期国内疫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,普陀山开放了部分景区,开始有游客和越来越多导游登上普陀山做直播。代帅再去直播时,遇见了很多曾经在直播间看他直播的粉丝,“光合影都有十几批了吧。”

  通过抖音直播,他认识了很多朋友。有些热心粉丝会给他的老婆寄化妆品,代帅也会礼尚往来寄回舟山的土特产。“还有一个粉丝很喜欢普陀山,给我们景区捐了2000个口罩,我做了回搬运工,把口罩都送给了当地政府。”

  现在,每个周末大概有2000名游客上普陀山看风景,也有一些本地的旅行社开始办起了本地人游舟山的小规模旅游团。代帅说,相比往年每个周末2万左右的游客量来说,现在普陀山的游客量还很少,距离疫情得到全面控制、旅游行业重新复苏还有一段时间。

  导游是一个传播文化的职业

  虽然现在的日子很艰难,很多同行为了维持生计纷纷转了行,代帅却依旧热爱着导游行业,他也鼓励身边的导游同行们在普陀山上做直播。

  “只要把握好直播方向,我都会支持他们做直播,还主动分享直播经验。”

  一直以来,导游行业在社交媒体上的负面曝光较多,比如哪个地区的导游又带客人进入购物店进行了强制消费,代帅认为:“线上直播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,让我们可以展示这个职业正能量的部分,通过公平地展示自己,给整个行业带来正能量。”

  代帅回想起初次对导游这个职业感兴趣的情景,那一年他还在读大二,暑期时在普陀山当暑假工的经历,让他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向往。

  “那是7、8年前了,作为5A级景区,普陀山的商业化没那么明显,像一个远离大城市喧嚣的小岛,给人世外桃源的感觉。来这里的很多游客也都是带着景仰来的,导游也都是在传播文化,感觉没有城市里的人那么浮躁。”

  在代帅的印象里,导游一直是一个“传播文化”的职业。因此大学毕业后,他毫不犹豫地报考了导游专业,来到普陀山成为了一名地接导游。

  虽然当导游的8年时间里,他吃过不少苦,得了普陀山导游都有的“职业病”——膝盖不好,也因为客人的不理解吃过不少亏,但他从没想过转行。

  “很多新人导游,有时遇到客人不讲理也不听解释,就一定要争个明白,不肯吃亏。最后利益得到了,却把自己和整个团的心情弄得很差,我觉得是得不偿失的。”

  代帅曾经在带一个老年团时垫付了一笔门票费用,事后再找老人们收款时很多老人不愿意支付,坚持认为门票费用是包含在团费里的。几番解释无果后,代帅为了整个团的和谐氛围,决定不收这笔钱。

  “解释不清楚之后,我们就不解释了,不希望因为几十块钱的事情,闹得大家都不开心。一般遇到这种情况,我就把它当作概率事件,我们一年要带100多个团,2000多名客人,遇到挑剔客人的概率是很小的,遇到了让它过去就好。”

  神奇的是,一般当导游自己主动吃亏时,客人反而更容易理解他们,也愿意主动交出这笔钱了。

  这次疫情,给整个旅游业都带去了思考。

  “现在整个行业都慢慢意识到了线下导游往线上转变的重要性,5G时代到来了,抖音也给了我们公平展示自己的机会。如果1年前的我提前得知了今天的情况,一定会更早创作抖音作品,毕竟有了粉丝基础才有经济收入。”

  代帅想着,越是在这种时刻,越要坚持度过这段难熬的时光,同时不断积蓄能量,不断在新领域尝试和规划,为疫情结束后的生活做好准备。

  中国旅游研究院的调查数据显示,超过7成受访者表示,疫情结束后稳定一段时间会外出旅游;而超过2成的受访者表达了强烈的外出旅游意愿,甚至表示,疫情结束,会尽快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  代帅期待生活能早日如往常,就像过去无数个普通的一天,他能带着游客们在普陀山游玩儿讲解,也能带更多人在直播间欣赏舟山的好风光。

特别提醒: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如若本网有任何内容侵犯您的权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站将会在24小时内处理完毕。


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2006-2014 xfcy168.com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站由泰安新闻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回顶部